*此為試閱一

*中原中也×尾崎紅葉

試閱一樣收裡面:)

 

 現在時間是上午十點半,中也一個人待在港口黑手黨的餐廳內。

 沒有任務的時候他偶爾會在這裡打發時間,但現在對他來說有點過早,加上昨天沒怎麼睡好的關係,他整個人趴在桌上。

 他聽見有腳步聲朝他走來,但他並沒有想要起身的意思,直到那人走到他的身旁,他才看到來的人是誰。

 「……是大姐啊,這麽早來真難得。」

 「想喝點東西就過來了,倒是你怎麼了?宿醉嗎?」紅葉一邊說,一邊拉開中也身旁的椅子坐下。

 「是沒睡好啦……話說為什麼大姐妳問我就說是不是宿醉,問芥川就是沒睡好啊?」

 他又不是每天都會喝酒,也不過就是偶爾喝一點而已。

 「這個嘛,還不都是某人素行不良,再說芥川又不會喝酒。」

   紅葉瞥了中也一眼,並沒把話說的很直白。

 「我最近也有收斂點了啦,不要這樣看我。」他又不是每天都會喝,離上次喝酒也有一星期了。

   話說的確很少看芥川喝酒,下次讓他嚐試一下好了。

 「有就好,你啊,不要打芥川的主意。」

 「我才沒有,只是想讓他知道酒的美好。」不然每次找芥川都只是他自己獨飲,對方不是喝茶就是水,就算遞酒杯給他也都被拒絕。

 「少來,你是想看他喝醉吧?」

 「才一點又醉不了。」

 「對沒喝過的人來說,一點就很夠了,你若真的想喝的話,可以找奴家。」

 「好啊!說好了,下次再去喝,不過大姐怎麼知道我想找芥川啊?」

 他記得他剛剛只是想想,沒有說出來吧?

 「你在想什麼奴家大概都知道,而且之前聊天時你也說過芥川不喜歡喝酒這件事,雖說你偶爾也會找廣津,但應該也是在大家都在的時候吧。」

 「原來是這樣,我還以為是我剛剛不小心說出來了。」他的確很少找廣津,芥川的話因為很難找的關係,他只要剛好看到人等下又沒事的話就會把人拉出去吃飯。

 一開始他也以為芥川很難相處,但實際上接觸後反而不像聽說的那樣。

 「那倒是沒有,如果有的話奴家會直接說的。」

 「這倒也是,對了,大姐剛剛不是說想喝點東西嗎?妳想喝什麼?」剛剛顧著說話,他都忘記問這個。

 來這裡時他本來也在猶豫要不要弄點什麼來喝,但坐下後他就只想趴著休息,就沒去弄喝的了,如果沒熟人來這裡的話他搞不好會等自己真的渴了再去拿。

 「熱茶,不過奴家自己來就好。」

 「沒關係,我也想去弄點喝的,妳等我一下。」

 中也笑了笑,伸出手制止準備起身的紅葉,就直接站起身離開,芥川則是在豪不知情的狀況下逃過一劫。

 看著那邊走邊打哈欠的身影,她無奈地笑了笑。

 過沒多久,中也就拿了一杯熱茶跟熱咖啡回來,將熱茶輕放在紅葉的面前時,她輕聲道謝才接過熱茶。

 「你不是沒睡好嗎?怎麼還倒咖啡?」看著對面那杯黑色飄著咖啡香的液體,紅葉疑惑的問著。

 「我剛剛有稍微瞇一下了,晚點還要去見首領。」

 「但你剛剛還在打哈欠呢,不然你再睡一下吧,奴家晚一點再叫你 。」

 「是沒關係啦,而且大姐難得來,怎麼能把妳晾在這呢?」對於這件事他還是有點堅持的,總不能直接在紅葉面前睡。

 反正首領找他應該也沒有什麼要緊的事,他到時再回房休息就好。

 「無妨,奴家會自己打發時間,幾點叫你?」

 「嗯⋯⋯那就半小時後好了。」

 既然紅葉都這樣說了,中也也沒再說什麼,將咖啡喝完後就直接趴下,沒多久就傳出規律的呼吸聲。

 「⋯⋯明明就很累了嘛。」她低聲喃喃,看了眼中也後就起身去書櫃拿了本書。

 雖然有點在意中也為什麼沒睡好,但中也沒說,她也就沒問。

 她本來就不會主動詢問,唯一會讓她這樣做的人現在也不在這裡了。

 她覺得她跟中也的關係應該就只是這樣,只是關係比較好的同事而已。

 那時她是這樣認為的。

 

 結果中也被紅葉叫醒時,已經是中午了。

 「大姐,不是說半小時後叫我嗎?」看了牆上的時鍾,中也立刻開啟手機,在發現時間一致後便匆忙地站起身。

 「奴家本來想在那時叫你,但首領正好進來拿東西,看到你在睡就要奴家轉告你取消會面了,嘛、反正應該也不是急事。」

 紅葉有些好笑地看著匆忙拿起外套跟帽子的中也,一邊轉述森的話。

 「咦?首領來過?」聽完紅葉的話,中也愣了一下。

 「來拿喝的,然後就看到你趴在這裡睡了。」

 「他不是平常都吩咐人來拿嗎?怎麼今天突然……」 

 「說什麼偶爾來這裡晃一下也不錯,在這裡跟奴家聊了五分鐘才走,噢,差點忘了,首領說時間會再通知你,要你不要介意,還有……要喝酒可以,但不要喝到宿醉。」

 「怎麼連首領都這樣啦,就說不是宿醉了。」

 他明明昨晚就沒喝⋯⋯只是沒睡好而已。

 「八成是玩笑,你別放在心上,話說回來⋯⋯現在已經中午了,你有想吃什麼嗎?」

 「啊,對喔,我是都好,倒是大姐想吃什麼?」

 「這個嘛⋯⋯奴家今天沒有特別想吃什麼,就隨意吧。」

 「那就跟之前一樣可以嗎?我去跟廚房說吧。」

 這麼說後,中也就站起身,順手拿起空杯子往廚房走去。

 看著跟不久前一樣的畫面,她這次露出了淺淺的笑容。

 午餐結束後兩人又多待了一會才離開,離開前她還不忘叮嚀對方早點回去休息。

 中也回到房間後不久,森就傳訊息過來了,上面寫著改約的時間以及簡短的關心,這讓他感到有些意外,他本來以為對方會直接打來,但直接傳訊息也不是沒有,看著訊息末端寫著解宿醉的方法,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 「就說不是宿醉了,到底有沒有把別人的話聽進去啊。」

 他一邊抱怨,一邊回傳訊息,本來想回『他沒有宿醉』,但後來還是作罷。

 反正八成是森故意的。

全站熱搜

夏夜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